关闭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网络赚钱 » 正文

「网赚社区」向“兼职头衔”说再见

原标题:向“兼职头衔”说再见

「网赚社区」向“兼职头衔”说再见

甩掉形式主义包袱,减少繁杂事务干扰,让官兵们的精力聚焦在备战打仗上。图为该旅官兵在武装奔袭中。 唐鹏程 摄

“能者多劳”催生“越干越忙”怪现象

聊起张宝雄的经历,防化连四级军士长张洋感同身受。

在防化连,张洋业务能力强,干活又踏实,是连队不可或缺的骨干。在担任班长、士官长、技术骨干的同时,张洋还是连队安全管理组组长、射击保障组组长、武器装备检修组组长……“任务交给他,我们放心。”防化连主官这样评价张洋。

久而久之,连队安排给他的事越来越多。

一次,全营组织实弹射击考核,张洋是连队值班员兼武器装备检修组组长,既要组织射击,还要负责处理枪械故障。考核开始没多久,装备发生故障,他一边忙着检修,一边忙着组织考核。结果,连队实弹射击没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,导致全营考核计划延误。

忙得团团转,结果还挨了批评,张洋觉得挺委屈。

排长祖建也有类似尴尬境遇,他头顶上的“兼职头衔”更多——连队安全管理小组副组长、营区文化建设小组组员,还兼任负责手机安全保密检查等多个临时性职务。此外,他既要完成连队正常工作,还得带领官兵研究教案编写……经常是一件事还没干完,别的事又接踵而至,经常加班到后半夜。

“能者多劳,导致一个人的‘兼职头衔’越来越多,活也越干越多、越干越忙。”这种现象不仅发生在班长、排长身上,一些表现优秀的战士也遭遇了类似尴尬。

大学生士兵罗阳是出了名的“百科全书”,当兵第一年便成为连队理论学习骨干,负责组织全连团员理论学习。因为会摄影、擅长电脑操作,指导员又把连队的训练教案视频编辑、做课件等任务交给了他……

就这样,罗阳一步步得到“重用”:从收集素材到制作训练视频、宣传展板,再到整理文字材料、照相保障等,工作任务不断加码,天天加班。

因此,罗阳时不时会缺席武器装备保养等集体活动,训练场上也很少看到他训练的身影。结果,他成了战友眼中的“特殊人”,这让他颇为无奈。

下士喻士颖主动请辞文书职务,一时间成了该旅的“新闻”。

新兵集训那会儿,喻士颖是新兵连军事训练标兵。去年新兵下连,因表现优异被直接推荐担任了连队的文书兼军械员。他很快进入角色,工作干得有模有样,深得连队战友的认可。

他缘何突然请辞?喻士颖说“自己太累了”,每天除了完成必要的业务通知上传下达外,还得忙着收集资料、填写各种登记统计本、上报统计数据信息等。即便是“两眼一睁忙到熄灯”,有时也干不完当天工作,自己又不想忙中出错、让连队失望,最终只有选择请辞转岗。

对基层骨干“兼职头衔”多的冷思考

毋庸讳言,在基层部队,“头衔”是光环,是对人能力的认可。

可连队“能者”身上的“兼职头衔”越来越多,导致了一个值得关注和思考的怪现象——“能干的人忙得团团转,插不上手的人只能靠边站”。

如此这般,根源在哪里呢?

“机关下派的任务多,基层应对的工作头绪多,为确保落实到位,连队不得已要设立相应的临时小组,很多连队的骨干因此身兼数职。”祖建深有感触地说,各种“兼职头衔”传导了相应的责任和压力,对促进工作有一定的积极作用,但每个人的精力毕竟有限,“兼职头衔”过多必然使人的精力分散、甚至顾此失彼,最终影响到连队建设的全面健康发展。

“机关所有工作都要求干部牵头负责,可连队本来就没几个干部,平均分配下来大都有好几个‘头衔’。”谈起越来越多的兼职,教导员张国颇为无奈。

采访中,笔者在基层连队看到,虽然机关下派的每项工作任务都不是很重,但是好几项工作叠加起来,就难免让人有些力不从心。拥有多个“兼职头衔”的连队骨干,每个人都“恨不得长出三头六臂去完成”。

“得到认可是好事,但很多工作都没接触过,从受领任务开始就处于忙乱状态,无形中浪费了不少精力。”面对大家的吐槽,指导员周文洲如是说。

与此同时,周文洲自我检讨,有时考虑到上级交给的任务工作标准要求高,不交给托底的人干不放心,进而累了“托底的人”。

“看着谁好用就一直用谁,看着谁放心就把工作都交给谁。”该旅人力资源科科长王成亮表示,部分基层主官分配工作任务时不考虑官兵的承受力,只图顺手放心,一股脑儿地给骨干布置很多工作,结果导致这部分同志经常加班加点。

正因为如此,基层许多骨干从以前主动“领衔”,以证明自身能力素质,到如今主动请辞“头衔”,以减轻身上日益增加的负担。

这一现象,引起了该旅党委的高度重视。就此问题,该旅组织人员深入到基层进行了专题调研。

上一篇:「在家赚钱」青训寒冬!疫情让青训机构断粮 兼职教练纷纷转行
下一篇:「赚钱软件」宁证期货北京营业部一负责人涉违规兼职被认定为不适当人选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猜你喜欢


二维码